陕西省商务厅  新浪微博  腾讯微博 商城 下载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食记 >

下雪了,一盘肉,一壶酒

时间:2018-01-03 18:54来源:中国陕菜网 作者:朱立挺 点击:
真是天遂人意,2018年开始就让人很有希望,一场大雪降下人间

      

      真是天遂人意,2018年开始就让人很有希望,一场大雪降下人间。真实还有点腼腆,到下午就放开了,银片满天,青春少年,站在天地间,刹时白了头,却不悲切,兴奋地向天大喊。



      这一喊,仿佛回到古时的三国,刘,关,张三兄弟走在寻访孔明的路上。时值隆冬,天气严寒,彤云密布。行无数里,忽然朔风凛凛,瑞雪霏霏:山如玉簇,林似银妆。路边有一乡村小店,里面有高人喝酒吟诗。那时的吃食比现在简单,案上一盘肉,一壶酒,一盆饭。汉朝是个神奇的时代,三国那么乱,也没有外族敢骚扰,文化强大,实力决定一切。

      其实,我想说的不是这个,只是这一喊让我分神了。我想说的是在这个下雪天,吃什么最舒服。复杂了反而不尽兴,就是要简单美。一壶酒,一盘肉,就很痛快。

      有人说下雪天就应该吃火锅,一群人围着一锅油汤,红红的,辣辣的,吃完浑身上下全是味,也是挺不错的。

      有些人说下雪天应该聚在一起,七碟子八碗的,喝酒吃菜,热热闹闹的,最后大家酒气冲天,一摇三晃地回家,这样也是一种乐趣。

      可我就喜欢,两三好友,坐在炭火炉边,切一盘牛肉或羊肉,开一瓶陈年老酒,细细品,慢慢酌,缓缓聊。国家大事,咱们谈不到,说点俗事,说点趣事。听着怎么那么像又回到了宋朝。宋朝是我比较喜欢的时代,尤其是水浒中的场景,真是羡煞人了。林冲踏着雪只顾走,看看天色冷得紧切,渐渐晚了。远远望见枕溪靠湖一个酒店,被雪漫漫地压着。林冲进店,对酒保道:“先取两角酒来。”酒保将个桶儿打两角酒,将来放在桌上。林冲又问道:“有甚么下酒?”酒保道:“有生熟牛肉、肥鹅、嫩鸡。”林冲道:“先切二斤熟牛肉来。”酒保去不多时,将来铺下一大盘牛肉,数盘菜蔬,放个大碗,一面筛酒。过了一会,刘唐来了,坐下来,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。话不多,全在心头上。

      我想起与朋友在一次风雪天,在安康的火车站旁,一家小饭馆中的经历。外面风雪交加,秦岭的路封了,只好坐火车,等车的时间好难耐,幸好有饭馆可以消磨。点了五六盘陕南菜肴,要了一瓶白酒。菜谈不上精致,大众味道,酒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酒,可是聊的开心最重要。五六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。


      还有一个大雪天,三五好友聚在终南山下,老安,老翟都是美食家,都是烹调高手。老翟尤其擅长做羊肉,什么烤全羊,开锅羊肉。吃他做的,一点都不嫌多。那年的雪特别大,在花园村一个池塘边上,外面冷冷的,屋里热热的,羊肉汤,羊肉串,一定少不了咱们陕西的西凤酒。老安吃喝高兴了,大声说:“吃肉不喝酒,活的不如狗!”我快笑喷了。

      有人说,下个雪也值得费神去吃呀喝呀的,还有更简单的,吃个饺子就行了呗。西安有的是好的饺子馆,汉民的,清真的,荤的,素的。是呀,没错,的确比切盘肉,喝壶酒简单,但太简单就没有乐趣了。一个人独享是舒服,但朋友一起的乐趣是代替不了的。
      汉朝也好,宋朝也好,说到底,还是现在好。起码菜肴的品种多了,调料也多了,烹饪方式也多了,味道更好了。就说这大盘肉,小说里写的是相像,古代吃肉可没现在方便和普遍。再说酒,古代的酒只有米酒,或者低度的烧酒,哪像现在,酒的种类你都数不过来。


      只是,在这大雪天,吃什么好呢,我还是觉得一盘肉,一壶酒,约三两好友,看着雪景,想着好事,边吃边聊下《三国》或《水浒》,希望雪下久一点,就很好。
(责任编辑:紫萱)
顶一下
(5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